繁体版 简体版
43看书 > 仙侠 > 我,董卓,爱民如子 > 第285章 雪花飘飘,北风萧萧

“那年你踏上暮色他乡,你以为那里有你的理想。你看着周围陌生目光,清晨醒来却没人在身旁……”

清晨醒来,老董洗脸时忍不住哼上两句,心情十分愉悦。

回头看着床边真没人后,一时又有些郁闷:“原以为这一仗最多打上一个月,谁知韩遂这么不中用,直接拖到了深秋。”

也不知洛阳的蔡琰,想自己都想成啥样了?

“唉……小别胜新婚,可长久离别,差不多相当于离婚了。”两个月没见蔡琰,现在老董特别喜欢没事儿的时候,跟军营马棚里的小雌马聊聊天。

不知从哪一天起,感觉它们都长得挺眉清目秀。

“相国用兵如神、兵威炽盛,非但一举击溃铁羌盟,还尽数收服关中诸地,乃不世之功,这难道还不好么?”

就在此时,身旁传来一句柔媚的女声。

紧接着便是一双纤细嫩白的小手儿,给老董递上擦脸巾,神色还很幽怨:“以前这些都是由奴婢服侍的,相国怎越发位高权重,反而越不好享受了?”

老董猛然一惊,看到竟然是卑弥呼后,神色更惊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奴婢是相国的贴身奴婢,相国到了哪儿,奴婢自然跟在哪儿才是……”说着,多情妩媚的双眸,还有意无意地看了眼老董的床。

老董的眼珠也转了下,仔细打量起卑弥呼的装束。

她今日穿了一身水绿色长裙,丝带将纤腰束起,勾勒出凸凹有致的曲线。上身是一件对襟的粉红色纱衣,领口敞开,露出大片白腻的肌肤和丰盈的抹胸,双臂都露在袖外,白皙细嫩地像白玉。

精致秀美的脸上呈现桃红水色,在斜射入房间的阳光映照下,更添妩媚。

水洋洋的眸子里漾着烟波,丰满的双唇与白齿交映,垂下来的碎发挂在柳叶般的美黑前,清纯又妩媚。两人此时只隔一人的距离,她身上淡淡的芳香还一阵阵传入老董的鼻子里。

“祸国殃民的妖精。”老董评价了一句,同时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,感觉身体有些热。

但好在目光仍旧清明,疑惑地道:“你现在是一点都不藏着掖着了?……是特意要跟琰儿和老夫其他侍妾打個空间差,想搞偷袭拿下老夫?”

“相国……”卑弥呼一脸娇羞,作势就要往老董怀里钻。

谁知老董一个大跳,完美躲避。卑弥呼惊呼一声,身体瞬间做出反应,可腰肢尚未发力,又任由娇躯往地上摔去。

她就不信,老董会不伸手扶一把!

自己这软糯香甜的身子,哪个男人会不馋?

她自信十足,然后……就结结实实跟地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。蓦然羞恼地抬起头,还看到劳动似笑非笑的表情:“哎呀,摔疼了吧?”

假仁假义。

不,简直就是嘲讽。

“相国……”卑弥呼表示她不理解,随即瞳仁一转,又生一计,“其实奴婢也懂,相国毕竟年纪大了,力不从心,不行了……”

换作平时,老董肯定会回‘男人不可以说不行’。

此时却微微一笑,认真点头道:“嗯,最近是没那等俗世的欲望。女人,只会影响老夫愉快地去装逼。”

说着头也不回,走出了卧室。

等候在外的典韦就有些疑惑,惊疑道:“这么快?……‘啊’的一声就完了?果然长枪越磨越光,长时间不用就容易……啊,啊!”

卑弥呼‘啊’一声就完了,可典韦的‘啊’却一直从后院而,叫到了县衙前堂,经久不停……

“哼!……果然对我心存戒备,不过……”地上的卑弥呼这才慢慢爬起,眼中却闪着坚定又危险的光,“越是如此,才越是让人着迷呐。”

“相国,你这是在玩火,逃不出我手掌心的!”

看着她妖娆地走出后院儿,此时一位靓仔满眼幽怨,忍不住上前问道:“婵儿,为什么,爸爸明明都已拒绝了你,你为何?……”

吕布嘴上这样说,实际上心里在咆哮:我究竟哪点不如爸爸,让你如此这般执迷当我的小妈?

而先前纯情妩媚的卑弥呼,此时瞬间冷若冰霜,止住吕布靠近的步伐,警告道:“吕将军,请自重!”

“婵儿……”吕布钢铁男儿,一定要有个答案。

卑弥呼无奈,只能解释道:“吕将军,若我是名官宦女子,遇到你这般的伟男子,必然便……”

“便以身相许?”

“不,便会想方设法嫁给张司马。毕竟他虽然职位比你低,却也深得相国宠信,前途无限。”

“最主要的是,他如今尚未婚配,虽说不如将军般懂女人心,却会实心实意地对女人好。嫁给他为正妻,对女人来说无疑会是很幸福的。”

言外之意,你吕布都有正妻还有女儿了,凭啥要嫁给你?

但吕布就不懂了:“爸爸不是也有正妻,有侍妾?而且还有情人,玩儿得可比我花……”

“呵,他同样比你更懂女人心。”卑弥呼一言击破吕布的心防,然后还句句如剑,“但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我非一般的女子。”

“我身负着挽救一国黎庶的重任,远渡重洋来中原王朝,只为寻找这个国度最强大、最聪慧、最有权势的男人。”

“可是,爸爸他不爱你啊!”

“他爱不爱我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卑弥呼最后一剑封喉,才继续道,“并且,这跟他也没多大关系。”

“我要的,只是他那个人。退一步讲,只要能生下他的孩子,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“生,生下他的孩子?”

“不错,只要明珠暗结,他可以不爱我,但一定会为自己的孩子铺路。而最好的道路,便是给这个孩子一个新的国度。”

说到这里,卑弥呼眼中已尽是星辰大海:“哼,那些诸侯大名,跟大汉的天兵比起来,简直不堪一击!”

“那片国度,便是我送给相国的嫁妆!”

说完,看一脸目瞪口呆的吕布还未离去,又无情催促道:“吕将军快走吧,要是让相国看到误会了,就不太好了……”

可是,已经石化的吕布,那里还能移动?

无奈,卑弥呼只能你不走我走。

许久之后,吕布才回过一点神来,万万没想到事情竟会这样子。悲愤之下,一拳打在墙上,仰天大呼:“不!……”

雪花飘飘,北风萧萧,天地一片苍茫……

正巧路过的张辽见到,不由上前关心道:“奉先,汝这是作何?”

吕布还只能强忍悲痛,编了个瞎话道:“太难了,爸爸交给我的任务太难了,我不会做啊!……”

此时,正在城中一片筑起高台空地上的老董,看着络绎不绝前来的陇西、天水、安定三郡的名门望族和部落首领,老脸笑得跟朵花儿一样。

随即看到孙策、司马懿、马超、太史慈都在迎接,不由眉头一蹙:“奉先呢,老夫的好大儿呢?”

“客人们都来了,他身为长义子都不懂点礼数?”

而此时赶来的张辽,看着四义子都在迎接宾客,不由面露奇怪:“只是迎接下宾客,必要时展露下武力,威慑这些羌胡,有什么难的?”

“奉先兄为何连这个,都不会做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